有口皆碑的小說 《男人三十》-第1522章:關於樑靜的事看書

男人三十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男人三十
今天白天我还来找过他,被他拒绝了,甚至还有些厌恶我。
现在又看到我和他女儿在一起,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只见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也加快了脚步走了过来,一把将梁艳护在身后,面露凶光的站在我面前。
我正准备找话说时,他先开了口,对我吼道:“你还真是冥顽不灵啊!白天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合作的事情没得聊!你竟然又找到这里来,还来打我女儿的主意!……我之前看你是远丰集团的董事长,给你三分薄面,既然你不要,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说罢,他便拿出手机,似乎要准备报警的样子。
我急忙对他说道:“梁总,您别急着报警,我真不是有意要这样的,我……”
他大手一挥,打断了我的话,冷声道:“你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一个字。”
说完,他就将报警电话打了出去。
这时,梁艳突然开口:“爸,你别报警,是我找他来的。”
梁艳这话不仅让梁胜海愣住了,也让我愣住了。
接着,梁胜海就挂掉了电话,继而向梁艳问道:“梁艳,是不是这个人威胁你了?你告诉爸爸。”
梁艳摇摇头,看着我说道:“爸,他就是将我姐带回来下葬的人,我昨天去墓园里看到他了,他认识我姐。”
梁艳说完这话后,梁胜海顿时就傻愣住了,好半晌他才看向我,问道:“你认识梁静?”
我重重点头,回道:“梁总,我也不知道有这么巧。”
“你是梁静什么人?”
“朋友,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他却很谨慎的样子,说道:“你的话不能全信,你们这些人想要我们的材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看来我的背景都是被你打听清楚了吧!”
我万般无语的说道:“梁总,您这么说就没有意义了,就算我能打听到这些事,可能打听到梁静当初是怎么被遇害的吗?而且,梁静的骨灰也确实是我带回来安葬的,这我没必要骗你。”
“那你说,梁静是怎么死的?”
“我不想用这件事来和你做交易,我刚才也跟你女儿说了,如果要我选择一个,我肯定选择不见你……但是,如果你真的是梁静的父亲,那我可以告诉你。”
他冷笑道:“我是梁静的父亲,还需得着证明吗?”
“就像你不相信我和梁静认识一样,我们都需要一个证明。”
这时,梁艳忽然开口道:“爸,咱们家里不是还有一张小的时候我们一家人的合照吗?你给他看就行了。”
梁艳这么一提醒,梁胜海当即对我说道:“你跟我来,我给你看张照片。”
随即,我便跟着他去了他家里。
我是一点也没想到,我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见梁胜海,这大概是梁静最后帮我的一次忙吧。
来到他家中后,我坐在客厅里等待了片刻,他便抱着一个小木箱子走了出来。
那小木箱子用一把锁给锁住的,当箱子被打开后,顿时一股陈旧腐败的气味扑面而来。
梁胜海从巷子里取出了一张照片,照片被保护得很精致,但也明显泛黄了,好在能看清楚照片中的人。
照片里是两个小女孩,后面站着的应该就是梁胜海。
从这张照片来看,梁静那个时候估计只有六七岁大,虽然还小,但能明显看出来这就是梁静。
她的样貌虽然会变,但是眉宇间的神情是变不了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就是梁静。
“如果你还不信,我这里还有小的时候我带梁静去打预防针的本子。”
说着,他又从那个小木箱子里拿出一个小本子,上面写字预防接种记录本。
连这些东西都还保存着,足以可见他对梁静还是很关心的。
翻开预防针的记录本,可以看见接种人的姓名,梁静。
神策 黯然銷魂
继续往后翻,每一页都记录着每一次接种的时间和地点。
我现在信了,梁胜海就是梁静的父亲,梁艳也确实就是梁静的妹妹。
只是我挺疑惑的,梁静当初为什么没有跟着梁胜海呢?
我随即向梁胜海问道:“当初你和梁静的母亲离婚后,她为什么没有跟你?”
这好像是梁胜海的伤心事似的,他突然一声重叹:“当时法院把她判给她妈了,我和她妈一人一个,梁艳跟了我。”
“那这些你们都没去看过她吗?我跟梁静认识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和我提起过你们。”
梁胜海摇了摇头说道:“她小的时候我还经常去看她,给她带一些吃的和穿的,可是中学过后她就出去了,后来就很少再回来,我们也就这么断了联系。”
说完,他又抬起头看着我,很期待的问道:“其实我很想知道梁静这些年过得到底好不好,前些年知道她成了网红,我找人去联系过她,但是她也没有给我任何反馈。”
听完他说的这些后,我感觉得出他还是很关心梁静的,只是不不知道梁静为什么不来和他相认,这大概只有梁静自己清楚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梁静的事情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我自己也不想去回忆那段往事……如果你们真的关心她,我认为你们也不要知道好。”
“我只是想知道她的死是意外还是人为?”
“算是意外,也算是人为。”
“此话怎讲?”
看来他还是很想知道,于是我只好回忆起了那段我自己都不想去回忆的往事。
将我和梁静认识到她是怎么遇害的全部过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也是我第一次对别人说梁静的事。
每当我回忆起那段往事时,心里都会有一种被撕裂般的疼痛。
梁静是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痛,她死得太冤了,她真正的可以不用死的,可惜她还是用了最极端的方式。
我还记得她在抱着闵文斌坠楼之前,和我说的那句话。
她说:“陈丰,你在我心中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我的生命……我希望你能够幸福。也许,这是我这一辈子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情了,我不要你记得我,只要你以后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
在她说完这段话之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她抓着闵文斌便从五楼跳了下去。
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画面,也无法忘记梁静在抓着闵文斌跳下去的那一幕,她的脸上是带着笑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