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穿成惡毒後孃,我靠養崽續命》-第二百六十三章 武斷讀書

穿成惡毒後孃,我靠養崽續命
小說推薦穿成惡毒後孃,我靠養崽續命穿成恶毒后娘,我靠养崽续命
接下来长公主又和夏钧说了一些话,两人便离开了。
“你小子可千万记得我的生辰宴,你可千万不能不来,若是你敢不来的话,我就敲碎你小子的脑袋!”长公主挥了挥手中的拳头“威胁”夏钧说道。
夏钧哭笑不得,“姑姑,你的生辰呀,我怎么敢不来啊?我就是脑袋掉了,半路上也得拖拉着半个身子去参加您的生辰宴啊。”
“小屁孩!”长公主佯装发怒的点了点夏钧的鼻子说到:“怎么将事情说的这般恐怖,害得我都快要有画面了。”
夏钧:“好了,我送姑姑出去,把姑姑您就放心好了,你的生辰宴会我是一定会去的,绝对不会缺席,而且给你的礼物都已经准备好了,我怎么能不去呢?你就期待着我会给你一个怎样的惊喜吧!”
长公主听到夏钧的一再保证,这才放下心来,她又想起之前皇上生辰宴的时候,夏军钧他送的东西那叫她都有些羡慕,所以这次既然夏钧都这么说了的话,那想必她送给她的东西就更加值得她期待了。
所以说这种生辰宴在外人面前相当于一个过场,但是如果能够收到自己身边人真诚的礼物的话,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好了,”长公主转过头去看一下婉儿,“你和九殿下好好道别吧。”
长公主说完便自己上了轿子。
没有长公主的命令,上官婉是不敢上轿子的,她看向夏钧,抿了抿唇说道:“其实九殿下您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虽然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谁又想娶自己不喜欢的人呢?”
“可是这世道对女子的限制比对男子的要深的多,如果九殿下当真不同意这门婚事的话,九殿下可以再坚持坚持,我想长公主和皇上是不会真的去逼迫九殿下做您不喜欢的事情的。”上官婉语速飞快地说道,然而她的话语却丝毫不失调理。
夏钧听言怔了怔,上官婉能在这个时候对他说出这样的话,确实让他有些意料之外,毕竟方才他看到上官婉的表现,只觉得她是过于保守刻板了,连笑一下都要道歉的话,那这日子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可如今他却觉得自己未免对一个人的判断太过于武断了一些。
上官婉在这个世道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不能不佩服,更何况她还是女子。
只能说果然不愧是他姑姑看中的女子吗?竟然有这样一份胸怀。
夏钧表情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对上官婉说道:“上官姑娘,你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绝对不会连累你。”
上官婉听到“连累”的字眼,神情稍稍变了一便,但是她终归还是没有说什么,在上轿子之前最后撇了一眼夏钧便义无反顾地回到了轿子中。
夏钧站在门口看着长公主的轿子远去,他这才回到府中。
轿中。
长公主神情复杂地看了上官婉一眼,“婉儿这门亲事可是你自己亲自要来的,你在关键时候可不能犯这样的糊涂,而若是你以后还这样做的话,那我可就不帮你了。”
上官婉咬了下口腔中的软肉,她说道:“婉儿知道长公主这样做都是为了婉儿好,但是婉儿也不想用这种强取豪夺的方式让九殿下印下这门婚事,我也是今日见了九殿下才知道九殿下竟然对婚事这般的抗拒,所以恐怕婉儿要换一种方法了,还请长公主不要生气。反而心里还是非常感激长公主的,日后长公主做什么?婉儿都会为长公主做到。”
长公主听言长长叹了一口气,她这个侄女的心思她是最清楚不过这侄女自从几年前偶然看了夏钧一眼之后,便对夏钧一直念念不忘。
甚至还跪到她面前求她帮她和夏钧再续前缘。
桃色花醫 小說
她虽然佩服这侄女的胆魄,但是也觉得这是恐怕会很悬。
而今日发生的一切,也同样是在证实她的顾虑。
夏钧从小就没有对女子表现出什么兴趣和其他的王孙贵族并不相同。在夏钧现在的年纪,恐怕那些稍微有点地位的王孙贵族家中的一切都数都数不过来了。
可夏钧从小是对女人毫无兴趣一样,生活中根本就没有女子的存在,就是她曾经试探过要给他送几个女子,差点没把夏钧吓得连卧房都不敢回。
虽然这也说明夏钧确实是足够洁身自好的,但是他懂事的这么晚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她之所以答应上官婉这个请求,一方面是因为她确实是怜惜她这个侄女,而另一方面她也是想夏钧培养在这一方面的兴趣。
如果夏钧任后真的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的话,那日后那位置可就悬了呀。
“行吧……”长公主慈爱的看着上官婉说道:“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会在适当的分寸上帮助你的。”
上官婉感激地对长公主说道:“多谢姑姑。”
腹 黑 毒 女神 醫 相公
她这个侄女长得确实是天香国色,也就是夏钧那个木头疙瘩不动心了,就连她身为女子都难免在面对上官婉那动人的笑颜的时候动心。
唉,罢了,而生自有儿孙福,她只需要在恰当的时候推一把两个孩子就行了。
至于这两个孩子最后到底能不能走到一起,那还是要看这两个孩子有没有缘分了。
想明白这一切后,长公主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心中也没有再纠结什么了。
而上官婉依旧看着夏钧府邸的方向,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夏钧府邸。
“诶,尊贵的九殿下,听说是有人让你去相亲去了?”秦祟扔着手里的小石子,表情不着调的问夏钧说道。
夏钧白了他一眼,“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我当然是趴在墙上听来的呀!”秦祟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上面,理所应当的说道:“你又不让我加入你们,我自然是只能趴在墙上听你们说话了呀,幸好你们说的快,不然的话我这腰都要趴废了。”
谢洵川捂了捂额,“好了,你别说了。”
没看到夏钧都快管理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