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第382章 代號穿山甲?鑒賞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小說推薦這遊戲也太真實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外骨骼这东西穿着是方便,可脱起来就没那么方便了。
钻进小树林里的战地佬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身上装备全部卸下,带出来交到卡卡罗特的手中。
“好兄弟,我的衣服就托付给你了!“
现在他身上就套着一件破麻袋,手上还拎着一件,简直比拾荒者还像拾荒者,那寒酸的样子让老黑忍不住想掏出钱包。
卡卡罗特倒是很干脆地伸出手。
“VM呢?也交出来。“
“靠!没了VM我咋标记位置?“
“你傻啊,不会下了线去官网上标点?”卡卡罗特翻了个白眼,“戴着这玩意儿,除了证明你是避难所的居民之外,还有别的用处吗?”
“对哦…老子可以下线报点。“
战地气氛组恍然大悟,果断把VM从胳膊上摘了下来,一把塞到了卡卡罗特手中。
老黑一脸怪异地盯着他,直到那背影消失在树林。
“这家伙真的没问题吗?”
卡卡罗特咧嘴一笑,拍了下他肩膀。
“管他的,人有没有事儿无所谓,反正装备没事儿就行。走吧,我们也该出发了!“
一行人兵分两路。
卡卡罗特和我最黑回了风暴兵团在东部的营地,战地佬则追踪着幸存者们的足迹,独自一人向西北方向前进。
这一路上并不太平。
也许是这身装束太具有欺骗性,也许是因为看他只有一个人,连变异鬣狗都敢跑来打他的主意了。
得亏他等级已经突破LV20瓶颈,基因序列到达三阶段。
就算没有热武器在身,依旧凭借着敏捷的身手和随手捡来的武器,依旧轻松击杀了扑上来的两只鬣狗,并吓跑了最后一只。
“妈的,早知道留把匕首在身上了!”看着一手的毛和血,战地佬丢掉了断成两截的树枝,骂骂咧咧了一句。
这时他才忽然意识到,独自一人在废土上行走,比起背着枪,不带武器反而才显得比较奇怪。
不过,现在想这个问题也来不及了。
随手捡了根木棍用石头削尖当做短矛,战地佬继续沿着地上的足迹向前。
约莫走了十来公里,一直从上午走到了中午,总算是穿过茂密的丛林来到了一片相对开阔的区域。
全能芯片 騎牛上街
不远处传来潺潺水声,战地佬眼睛顿时一亮。
“水源!”
神策 黯然销魂
“应该就在前面不远了!“
众所周知,水源的附近是最佳的扎营地点,而且队伍的规模越大,越应该尽可能选择上游区域。
意识到军团扎营的位置就在附近,战地佬反而不着急了,径直走到了溪流的旁边,打算清理一下手上黏糊糊的血,顺便把脸给洗下。
然而,就在他刚用手捧起一水准备扑到脸上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忽然就是一顿。
覓仙道 小說
“啧……老子游戏角色这么帅,走近了铁定得被看出问题。”
这可不行。
眼珠子一转,战地佬干脆撒开手,从河边捞起一坨泥巴抹在脸上,揉搓一番之后重新朝着水面瞅了瞅,这才满意地点了下头。
不错。
总算像那么回事儿了。
就是这味儿闻起来咋怪怪的。
没在溪水边上多待,战地佬挂着手中的木棍,朝着上游的方向寻觅过去,打算找到那个营地的具体位置,再在附近找找标志性的参照物就撤走。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没走到那个营地,便迎面撞见了几个端着步枪、披着黑袍的士兵。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笔直地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心脏跳到了嗓子眼,战地佬心中暗道一声要遭,攒紧了握在手心的木棍。
不过
站在眼前的精英怪似乎被他的这身装束给迷惑了,并没有直接触发战斗,只是戒备地抬起枪口瞄准了他。
“站住!”
战地佬乖乖停住了脚步,不等对方让自己丢掉武器,主动把手中那根削尖的木棍给扔了。
那士兵盯着他继续道。
“你是什么人?“
“我,我”
战地佬刚想回答,然而奈何人联语太拉跨,肚子里总共就那么几个词,搜肠刮肚了好一阵也没编出来,急的汗都要冒出来了。
不过……
也正是因为他这反应,反而让对面放松了警惕。
鄙夷地看了眼这个被吓傻的废土客,那士兵眼中明显带上了几分轻视。
“拾荒者?“
战地佬眼睛一亮,连忙点头。
“对!对!”
“身上的血,从哪来的?“
战地佬晃了晃手中的麻袋,慢慢地把手伸进去,取出了里面那只血肉模糊的变异鬣狗。
看到那狗脖子上插着的树枝,几个士兵相视一眼,毫不掩饰眉宇间和言辞的嘲讽。
“我就说过,这儿的幸存者就像猴子一样。“
“啧啧,连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还在赤手空拳和异种搏斗。“
“真亏他们能活下去。“
“他们会感谢我们,好歹我们给他们带去了文明!“
领头的那士兵没有说话,却也不再怀疑,压低手中的枪口,指了指脚边,又指了指身后那片树林。
“东西都扔这儿,人往前走。“
战地佬虽然听得一知半解,但那手势还是看得懂的,心中也是一阵哭笑不得。
这特么咋整?
他只是打算来看看就走的,没想到被当成拾荒者给抓进去了。
那些士兵显然没有放他走的意思。
战地佬心中只是犹豫了半秒,便乖乖放下手中的东西,顺从地走去了那个士兵手指指去的方向。
前进了约莫五六百米,一座宽敞的营门映入了他的眼帘。
营地的北边紧挨着丘陵,东边不远是山涧流下的溪流。
整个营地的规模很大,不过设施却异常简陋,只有一排木质的栅栏墙,和零星几座木质的哨塔,以及寥寥几十座帐篷。
披着黑袍的士兵在附近站岗、巡逻,人数不知有多少,但想来不会少于两支百人队。
营地的中央黑压压一片,显然是被驱赶到这儿的幸存者。他们的数量同样数不清有多少,只能估计应该不会少于五千这个数字。
若不是聚在一起,战地佬都想象不出来,小小的瑞谷市竟然生活着这么多幸存者。
和空着手的他不同的是,这里的所有人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脸上全是一脸茫然、惶恐或者呆滞的表情。
他们大多被不由分说地带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和一群从来没见过的人待在一起。
战地佬还没回过神来,就稀里糊涂地被一名士兵,用枪口指着推操到了营地门口的队伍后面。
门口摆着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名军官,他手中捏着钢笔,一边在纸上写着,一边随手将一块写着号码的牌子扔给站在桌前的幸存者。
终于到了战地佬。
那军官用钢笔点了点桌子,见那人傻不拉几的没有回应,才不耐烦道。
“名字。“
这句日常用语,战地佬倒是听得懂,但他当然不可能报自己的游戏D,那也太奇怪了。
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道。
“穿,穿山甲。“
那军官什么也没说,随手在纸上画了两笔,然后便将牌子丢给了战地佬。废土客大多没什么文化,别说用动物做名字,桌子凳子当名字的都不在少数。
战地佬怀疑这家伙根本没听自己说什么,但没有在门前停留,扫了一眼牌子上的数字,便往营地里走了。
一群人站在空地上发呆。
他也不知道去哪儿。
就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旁边一名扮相和他差不多的幸存者忽然凑了过来。
“哥们儿,你是从哪来的?“
战地佬随口胡扯道。
“…贝特街。”
那幸存者一脸茫然。
“贝特街?没听说过啊。”
“距离这里有点远…我也是运气不好被抓来的。“战地佬想这么表达,但奈何词汇量太少,磕磕绊绊地说了一堆,对方听得一头雾水,只能当他可能是个结巴。
“是吗?你运气真糟糕……虽然我也好不到哪儿去。“
男人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我叫李八,是从十颗树村来的…那阳群披着黑袍的家伙不由分说地把我们赶到了这儿。“
“我叫穿山甲。”战地佬紧接着问起了他最关心地事情,“那些人打算对我们做什么?“
“不知道。”
李八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愁容。
“他们什么也说,到了这儿之后就没收了我们的食物和双头牛,说要集中管理,然后就把我们撂在了这儿,让我们等着…”
正说话间,一名鼻梁中段隆起的男人,带着一列士兵,走到了所有幸存者们的前面。
他的目光如同秃鹫一般,仅仅是眼神的接触,便让人声鼎沸的人群如同泼上一盆冷水,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环视了在场的所有幸存者一眼,科尔威微微台起下巴,用命令的口吻开口说道。
“即日起,瑞谷市一带被划为军团与企业交战的战区。不过不必担心,军团会为你们提供保护,直到战争结束。”
“作为不必流血的交换,你们需要付出汗水,付出劳动,作为对我等恩赐的报偿!“
没人敢站出来反对。
更没人敢吱声。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惶恐不安,只有混在人群中的战地佬,是一脸古怪的表情。
好家伙。
这些军团的人还真信了,是企业的人在和他们交战。
难怪他们修好了引擎也没有继续向前,看来是打算将企业的援军拦在这儿.…
科尔威稍作等待,继续说道。
霸氣王妃:傲視天下
“我叫科尔威,负责这里的大小一切事宜。”
“站在我旁边的是后勤官菲诺德先生,他会为你们交代工作,划定生活区,以及安排每天需要完成的任务。”
那个叫菲诺德的男人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与科尔威的不怒自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让他看起来似乎是个很好相处的人,然而战地佬能感觉到,那眼神藏不住的傲慢。
显然他并没有将眼前的废土客们当成人,而是一堆物资或者消耗品以及类似的东西。
科尔威看向菲诺德。
“你要说两句吗?”
菲诺德微笑着说道。
“你说吧,反正就那些事儿。“
科尔威点了点头,继续看向营地中的幸存者,提高了音量。
“别想着偷懒,在这儿的所有人都得工作,没有例外!完不成任务的懒鬼不会有食物,更不会得到任何同情。”
“另外,对于表现突出的居民,我们不但会改善他的待遇,还会给予慷慨的奖励。比如让他担任十夫长。”
顿了顿,他盯着一双双浑浊的眼睛,嘴角翘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
“甚至是百夫长!”
瑞谷市东部。
行军了整整五天的辎重队和一百多名玩家,总算是与先行抵达瑞谷市的泉水老哥一行人成功会师。
塞满整整五辆卡车的物资,总算是解决了风暴兵团的补给问题。
随玩家们一同抵达的NPC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返回曙光城继续运输物资,另一部分则留在营地中,
协助玩家修筑阵地,利用建材物资加固坑道、防炮掩体等等固定工事。
魔王之女,超好对付
时间已经接近黄昏。
看了一眼VM上的时间,泉水指挥官看向我最黑问道。 ”战地那狗东西呢?咋还没回来。”
我最黑一脸无奈道
“我哪知道,他只说尽量在天黑之前回来。“
“我看悬,”抱着双臂的卡卡罗特摇了摇头,“二三十公里的距离,没有外骨骼,怎么也得跑几个小时吧?就算他中午之前发现了那个营地,赶回来也得等明天去了。”
泉水指挥官点了下头。
“说的也是,先不管他了。“
卡卡罗特看向泉水问道。
“我们呢?现在怎么办?”
泉水指挥官知道他是在询问应对军团的对策,思忖了片刻说道。
“嗯不太好弄,他们把当地居民全都赶到了一个地方,我们总不能猎杀外出搜集资源的拾荒者。
倒不完全是忌讳敏感的道德问题,关键是这么做效率极低,而且会将当地居民彻底推向军团那边。
忽然,泉水指挥官心中一动,抬头说道。
“对了,那几座被摧毁的营地,照片你拍到了吗?“
卡卡罗特点了下头。
“倒是拍了…怎么了?”
泉水指挥官继续说道 ”一会儿你带着人去联络附近的幸存者聚居地,把白天拍到的照片给他们看,劝说他们离开村子去外面避难。“
卡卡罗特愣了下,迟疑道。
“他们会听我们的吗?”
逃难可不是一件小事儿。
仅凭几张照片,说服当地人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多少有些异想天开了点。
泉水指挥官干脆地说道。
“你告诉他们,距离这里一百五十公里的清泉市,有个叫曙光城的地方,那儿的人们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等我们结束了与军团的战争,他们就能回到自己的家园。”
“不管他们最终作何选择,我们只做我们能做的。“
能劝走多少是多少。
把人赶走,总好过让他们被军团抓去当苦力。
交代完任务之后,泉水指挥官紧接着走去了辎重队的旁边,找到了负责的NPC,将一只上了锁的铁盒子递到他手中。
盒子很轻,里面只装着一张卡片。
那张卡片是白熊骑士团在前往探索79号避难所入口之前,芝麻糊亲手交给他的。
据说那是很重要的任务道具,说不定能改变战局的走向,麻烦他务必想办法送到管理者的手中。
泉水指挥官自己肯定是离不开前线,兵团里的每一名玩家他也都安排了具体的任务,能拜托的只有这些NPC士兵了。
虽然是后勤人员,但他们的忠诚同样毋庸置疑。
甚至与其说是忠诚,倒不如说已经成为了一种信仰。
“我们这里有一名身份特殊的伤员,得麻烦你将他送回曙光城还有这个盒子,也请务必交到管理者手中!
听到泉水指挥官的吩咐,那后勤长官神情严肃地点了下头,伸手接过盒子,右拳紧贴在胸口。
“保证完成任务!“
泉水指挥官看着他点了点头,右拳也在胸口碰了下,算作是回礼。
“为了联盟!“
官网论坛。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这里的消息远比《幸存者日报》劲爆的多,隔三差五便会有风暴兵团的玩家带来第一手的战报。
包括他们在哪儿又伏击了一支军团的巡逻鄂队,打死了多少人,缴获了多少装备,看的吃瓜群众们大呼过瘾。
当然了。
最令玩家和云玩家们大呼过瘾的,还是战地老哥带回来的情报.…
“最新消息!军团在瑞谷市西北侧落叶岭附近,建立了一座新据点,名字叫落叶营地!
泉水指挥官:“卧槽,你丫的终于冒泡了!”
我最黑:“我们还以为你死外面了。“
战地气氛组:“嘿嘿,出了点意外,我本来打算在外面看一眼就走来着,结果好巧不巧迎面撞上了军团的巡逻队…总之当我回过神来,人已经在那个营地里面了。”
战地佬没好意思把他削了一个下午土豆的事儿也说出来,因为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过万幸的是,军团的人并没有发现他觉醒者的身份,也没怀疑他这个说话说不利索的哑巴。
反而是那个伙夫一类的NPC,对他削土豆的速度大加赞扬,夸奖他完成了其他劳工三倍的工作量,并将他从劳工们住的大通铺,调去了厨房旁边的四人间,以后专门负责削土豆了。
卡卡罗特:“卧槽?!“
断腿凯文:“还有这好事儿?!”
夜十:“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
峡谷在逃鼹鼠:“里面有多少人?”
战地气氛组:“不多不多,估计就五六千的样子,大多是从军团从附近幸存者聚居地抓来的当地人。
负债大眼:“搞不明白,军团把那些幸存者聚集在一起是想干啥?”
雷电法王杨教授:“这你就不懂了,人口本身就是一种资源,零维护成本,无技术含量,一碗饭能干半天,啥机器能有人这么好用?(龇牙)”
战地气氛组:“差不多,军团组织了一部分人去打猎,一部分人拾荒,还有负责种羊角薯和喂牛…
这儿生产大部分物资都供应给那艘飞艇,幸存者的食物只有营养膏。妈的,那东西的味儿简直绝了,
我感觉里面像是掺了石子还是木屑啥的。“
伊蕾娜:“你确定那是木屑,不是骨头渣子之类的东西?(滑稽)”
战地气氛组:“卧槽!你别说了,老子要吐了!(呕)”
精灵王富贵:“乐观点儿兄弟,那只是一种假设,没准儿是野果、树皮或者异种啥的。(滑稽)”
峡谷在逃鼹鼠:“感觉军团所图不小啊。“
方长:“我也有这种感觉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打算扶植一个当地势力,作为他们在河谷行省的棋子,就像他们在落霞行省干的事儿一样。”
藤藤:“落霞省?0.0”
方长:“嗯,我和那个来自落霞省的报社社长哈尔聊过这件事,落霞省的猎鹰王国就是军团在大荒漠以东的仆从国。”
泉水指挥官:“不管怎么说,军团已经针对我们的游击战术采取对策,我们也得适当地调整战术了。
边缘划水:“说起来巨石城那边呢?有什么反应没?”
方长:“当然有,不过我也说不好那算是战争情绪高涨,还是单纯的恐慌。总之那天之后,我看见不少军火送去了北郊,联盟的高层应该和巨石城的高层达成了某种协议.我猜的。”
边缘划水:“哎,要是企业的人晚两天走就好了。“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帖子没多久便盖了上千楼。
尤其是听闻那个叫科尔威的军官许诺,贡献突出的人将被任命为十夫长甚至百夫长,不少好事儿的吃瓜群众纷纷怂恿战地佬好好表现,争取混个“伪军头子”当当。
坐在电脑前的楚光,此刻同样是一脸惊讶。
好家伙。
这算是打入军团内部了?
“小柒。“
“怎么啦主人?”坐在桌子上的小柒歪了下头。
“能不能把任务界面和官网论坛账号做个对接?”楚光思索了一会儿,描述了自己的想法,“简单来说,就是让玩家在游戏之外,也能通过官网账号确认自己的任务。”
之前他就想这么做了,只不过由于没那个需求,再加上这段时间比较忙就给搞忘了。
听完楚光的需求之后,小柒立刻充满干劲地点了下头。
“没问题!这个很简单,交给小柒好了!“
将两个已经开发完成的系统对接在一起,对它来说确实很容易,在服务器上做个数据互通就搞定了。
一分钟的时间都没用到,软件程序的更新已经完成。
现在玩家不但能在官网上查看任务进度,甚至还能在官网领取新任务。
右手握着鼠标,楚光浏览着小柒的杰作,脸上不禁浮起了一丝微笑。
不错。
玩家获得了方便,自己获得了使唤玩家的方便,毫无疑问这是个两全其美的改动。
爷简直是个天才!
与此同时,平行世界的某间卧室。
正坐在电脑前一脸傻笑、看着回帖数猛涨的某人,忽然从椅子上坐直了,发出了一声怪叫。
卧槽?这也行?!”
就在刚才,战地气氛组忽然发现,官网右上角用户信息的那一栏,忽然多了一个小红点。
好奇点开一看,竟然是任务栏!
“啥时候更新的?“
战地佬一脸大写的懵逼,不过鼠标点了两下之后,那懵逼的表情很快便化作了狂喜。
以前这破游戏,脱离了VM系统连任务都做不了。
如今狗策划终于在真实性上做出了妥协,玩家不只能在官网上查看任务进度,甚至还能查看新触发的任务!
简直吊爆了好嗎!
【任務1:潜伏在落叶营地,打听軍团动向,奖励金额由情报价值和准确度判定。】【任务2(可选):混入落叶营地管理层,取得军团的信任。】【任务3(可选):…】看着那一行行崭新又刺激的任务,战地佬迫不及待地切掉页面,兴奋地跑去论坛上開了个新帖子报喜。
“兄弟萌!狗策划更新了!!!“
整个论坛的玩家都在给战地佬出馊主意,帮他完善卧底的人设,楚光觉得自己应该不需要操心太多。
在军团的营地中安插眼线只是一个尝试,战争的胜负最终还是要在战场上分出。
楚光从来不会把对胜利的期望,赌在某一件装备或者某一两个人身上,不过也不排除战地老兄可能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万一呢?
万一他混成了伪军头子,成功取得了军团的信任呢?
虽然概率几乎为零,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总之,前线有泉水老哥坐镇指挥,楚光已经将瑞谷市划为战区,并将战区内的大小事宜全权交给了他。
此前的无数场战役,已经证明了此玩家的指挥与组织能力,楚光相信他应该能规划好每一个机枪阵地的位置,无需要自己太过操心。
自己这边只需要管好后勤,确保前线弹药充足,他自然会交给自己一份满意的答卷。
相比之下,楚光更关注的是另一支正在执行任务的小队。
三天前,自熊骑士团从行动营地出发,深入了瑞谷市城区,搜寻79号避难所的入口。
从斯斯在论坛上持续更新的帖子来看,她们的“寻宝行动”似乎了有新的进展.
1秒记住: